首頁 > 人物 >

西蒙·威斯特 | 拍電影是一次歷險

2019-07-30 來源:時尚先生
西蒙·威斯特 終身為鐵血英雄片奮斗,《古墓麗影》《敢死隊2》《天火》都是他的作品,他說:“無法改變年齡的時候,我選擇讓心永遠熱血沸騰。”

3

西蒙·威斯特

我不是個每年都有新作品的導演。今年我的新作品是《天火》,導演是特殊工種,音樂、視覺效果、剪輯,這些都要歸我管,直到所有工作搞定,我才可以放松。這行就是這樣,是個需要強大心臟的工種。

十二年前我第一次來中國,去了上海、南京和香港三座城市,那時候是為了做一個項目調研:關于1937年的南京。很不幸,后來歐洲的投資出現問題,沒能執行下去。通常我會同時推進四五個項目,并不確定其中的哪一個會最先開始拍攝,不過,通常每年都會有一部電影開機,這是我的工作節奏。

選擇一個合適的故事,對我來說很重要。我需要看故事的設定是不是能打動我,或者說,至少要有一個非常打動我的點,因為未來我會把全部的時間、精力都傾注在這個故事上,這一定需要興趣的助力,不然要怎么才能做到集中精神?

《將軍的女兒》原本是部非常好的小說,故事設定的環境是美國軍營。我出生和成長在英國,坦白講,我是看英國古裝劇情片長大的,劇情都是100多年前發生在英國社會的故事,在英式古裝片里,演員都要穿著華麗的制服,那時的社會是等級森嚴的,每個階層都恪守諸多規矩或是行為準則。我在拿到《將軍的女兒》的劇本的時候,突然感覺這和我小時候看電影的感覺非常像啊,軍營最直觀的印象不就是華麗的制服、森嚴的等級、一本正經的嚴肅態度,150年前的英國和時下的美國軍營,這是多有意思的巧合!

我小時候就看過很多電影,英國片,歐洲片,當然也括很多美國片。其實我很可能成為一個拍歐洲片的導演,但是機緣巧合我到了美國,碰巧我也有美國片的積累,所以你可以認為我是一個對其他電影類型也很熟悉的美國片導演。

我會把英國人的理智與克制在電影里面表達出來。

2

西蒙·威斯特

有關電影的最初記憶大概是我三四歲的時候。我在廚房工作間發現了父親的一臺攝影機,那是個神奇的東西。然后到了五六歲的時候,我會拿著他的相機拍一下看到的東西。我父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去世了,那年我9歲。過了兩年,我發現了家里的一些膠片,又找到了一臺投影儀,用投影儀把膠片投射出來,是特別吸引我的一件事情。我開始打零工、送報紙,用掙來的錢買喜歡的設備。我買了一個小攝影機,買膠片。那時候年紀差不多大的小伙伴會用零用錢買唱片,我沒有錢去買唱片,所有的零用錢都用來買膠片拍攝。年輕時候我進入到了BBC的電影人培訓計劃,經過四年,我成了一個電影剪輯師,但是,導演才是我一直想做的工作。

我在英國拍了一部關于音樂人的傳記,慢慢開始有點名氣,然后就是簽約廣告公司。我簽約的那間廣告公司在拉斯維加斯也有辦公室,有一天他們問我要不要去拉斯維加斯,我說好的。在美國我拍了超級碗(每年一度的橄欖球盛事)的廣告。同時,我接到了很多更大制片廠的邀約,一些本子放在了我面前,我選了其中的《空中監獄》。

《空中監獄》原本只是一個關于小人物的小故事,小人物的人性魅力吸引到我。很快得到的消息是,工作室決定要把這個故事做成暑期檔的大制作,要加入宏大的動作場面……于是我需要重新進行故事的設定,而且也沒想到后來會一炮走紅。

在我剛開始拍電影的那個年代,戲劇演員和動作演員中間有一道明顯的劃分。我選擇尼古拉斯·凱奇做主角,正因為他并不是動作演員,那時候他是一名出演獨立電影的戲劇演員,我知道他可以把這個角色的性格表現出來。也許是那部片子開啟了凱奇的動作戲之門。

跟很多導演不一樣,我也會有瘋狂的念頭,比如我會請戲劇演員來演動作戲。在做過很多部電影之后,我有足夠的信心和經驗,幫助他們把動作戲完成得很好,讓他們感受到安全又刺激還充滿好奇。戲劇演員在危險的動作場景中通常會有真實的恐懼情緒表達,我在《天火》里請到演員昆凌,我讓她來與我一起講述這個冒險的故事,我的很多電影里都有敢于歷險的英雄。

1

西蒙·威斯特

拍攝一部動作電影的時候,我的腦子會自動做出區隔。一天拍感情戲,另外一天拍動作戲,拍這兩種類型的戲需要動用大腦的不同區域。對我來說拍文戲比較難,反倒是拍動作戲更簡單,演員知道要去接觸到一些神奇的大玩具和神秘的機械,他們身體很累,但是精神上非常開心。

《瘋狂麥克斯4》在動作場景上做到了極致,如果這個項目是我開發的話,我可能會在里面融入一些幽默的表達。我希望人物的情緒能穿插在故事其中,我會在所有的故事里面適當地滲入一些英式幽默。在動作場景的部分,《瘋狂麥克斯4》已經被喬治·米勒做到了人類目前的極致,他不用CGI ,完全真人拍攝,這太瘋狂了。

電影技術在不斷變化,但對故事的想象要永遠大于電影技術的影響。電影技術是為了不斷追趕上人們天馬行空的想象力。觀眾的期望值是隨著技術的出現不斷水漲船高的,技術是實現夢想的工具。

動作片不是一段故事加一段打斗、爆炸這么簡單。我會給每段動作都帶上一個故事,有起點有高潮還有故事的結束,把每段動作場景拿出來都是一個動作微電影,動作永遠藏在故事之后。

4

西蒙·威斯特

我對機械設計非常感興趣,受父親的影響,我對機械設計和探究機械如何運轉很是癡迷。在《古墓麗影》里面暗藏著某個很類似于《007》系列電影的部分,就是勞拉有自己的槍械,打斗專用的背包,繩索……電影里面的道具都是我設計的,這算是我的電影不同于別人的地方。我把對神奇機械的向往都做成了實物。這的確要花大工夫,但我覺得這是科技能賦予電影的一部分很重要的內容。

《古墓麗影》可能是我唯一一部基于科幻的故事。我的故事會基于生活,但是有些部分會夸張刺激一些。在構造一個故事的時候我會讓人物的行為和講話很貼近生活,但是故事設定的部分就會天馬行空,加入幻想的成分。這會幫故事不被時間鎖定,十年之后,故事還可以看,電影也可以被拿出來反復觀看。

昆凌讓我想到了當初《古墓麗影》里的安吉麗娜·朱莉。與她們合作的時候,她們都是年輕女孩,又都是很有才華、很強大的女性。現場拍戲的時候我總是感覺這一切都似曾相識。其實這一次我們的拍攝環境很辛苦,熱帶雨林里拍攝,天氣酷熱,人被曬得很黑,現場每天都有很多爆炸,火山灰漫山遍野,大家要完成很多逃生、奔跑的動作戲,特別危險,我很感謝我的演員們能信任我,跟我一起歷險。

我在17歲的時候,拿到過英國青少年設計大賽的大獎,參賽作品是個影像系統。我用獎金買了一臺攝影機。我把在工程技術層面的才能帶入了所有后來拍的電影,包括《敢死隊》《機械師》。

5

西蒙·威斯特

我媽媽是藝術家,我爸爸是工程師,從小在我的身體里,藝術與工程設計這兩個角色就在不停打斗。所以有時候我的道具部門真的很辛苦,但好在制作前我們會經歷很久的討論,包括機械設計,爆破場景的設計,甚至車輛翻滾的路徑。

我癡迷于搜集古董船,無論蒸汽船、帆船還是什么,在柬埔寨拍攝《古墓麗影》時用到的船后來被我運回了英國。我現在還住在我出生時候的小鎮,小鎮靠近一條河,停著很多我搜集的船,更大的船就停在海邊。我特別癡迷于船塢,幻想能夠生活在船塢里。所以在我的電影里面有很多場戲發生在海邊,這算是揭秘嗎?

我的電影不同于純粹的藝術電影,沒有太多的象征意義,但是我做電影會遵循準則。比如說我不會讓小孩子在電影拍攝的時候受到傷害,如果有場戲需要小孩子哭,我會確保這個孩子明白這是戲里面的事情,絕不是真實發生的。

我愛東方文化。新作品《天火》也是我第一次嘗試做中國電影。我把自己所有的東西運用起來,大家共同打造一部完全中國式的視效災難動作電影,這是一件很美妙的事。我希望觀眾在觀影的時候獲得享受,記住這部動作電影的同時,能一直有一顆年輕的心。

年齡可以增長,但永遠有創新的精神就會永遠年輕。

推薦 EDITORS PICKS
熱點 MOST POPULAR
足彩半全场全包盈利